冬至,天暖如春,午間與同事們相約吃了餃子。餃子,冬至是一定要吃的,都言冬至大如年,窮日子的時候過年才能吃到餃子,如今生活好了,對年也不那麼期盼了,而今吃餃子似乎是對節日的一種尊重了,今日吃餃子也是對冬至節氣的一種尊重。

  尊重。我仍有自己孤僻的尊重方式以對冬至的到來。心中早有惦想,認認真真地在崗位上經這一日的好時光,回家一定抱書沉迷安靜中。我喜歡在一天之晨將惦想端放心間,這樣心中有喜,人也歡騰,有那麼一件微不足道的,而又讓自己心心念念的事情在那等著,就覺得盼是件很值得去等待,很期待去接近的事,那裏有自己想要的繁華或寂靜,都與自心的惦念相悅,甚好啊!

  在到達惦想的過程中,時而有小的迷茫,也會有大的驚喜。冬至是如年,好日子!亦有驚喜到我心!午後正看陽光撒歡在辦公桌上,忽有郵差前來,將一包裹遞給我。是書,真是如心所惦想的,今夜可讀新書,以一種虔誠的尊重方式過冬至,好日子呀。這是一本詩集,與冬至的夜晚註定纏綿,因為詩句是短的,短得不用標點符號,任由無限延伸的思緒在奔跑,不必有方向,不必再多言,就此說到此處,恰到好處,恰到起點也正如未來。

  心有歡喜情不自禁,我在那眾多曬餃子的朋友圈裏曬書,剛得來的書,相知許久的書,意簡歡喜的書,我附言道:冬至,只與自己喜歡的書籍相遇相知,素面淨手讀紅塵。忽覺得心中愈是明淨溫暖,又柔情百般地生出許多羞澀,於歡喜相見總還是少女心,如春,心懷之,心間俏皮暗喜。我不敢輕言一本書是如何如何的好,像喜歡一個人一樣,那種心悅之好是講不出來的,好是說不完整寫不完全的,只願與心相言,而心懷是怎麼也表達不完美的,心那麼遼闊,與一本書的好一樣遼闊,於是紅塵也遼闊可愛,慈悲麗質。

  從來看書指尖翻閱是依心啟之的,就那麼輕輕翻開詩集,讀一篇與光陰服帖的詩,我捨不得將詩句抄在略顯蒼涼的白紙之上,只默讀記在心中,我吝嗇地讀半句詩給你聽:你竟然說我從來沒有向你凝眸/我/天生斜視。我只讀這半句,因為我怕自己的歡喜被覬覦。深夜有食堂,精神食糧的食堂,美味便是這些詩句,一句便惆悵,半句也銷魂,幾字都歡喜。我不知有幾人喜歡深夜的精神食堂,但若有我願一起分享,而不是吝嗇於你半句詩,與懂得鑲嵌時光的人一起讀詩,不止是浪漫,不止是銷魂,也不止有遠方。

  許多好的東西都不忍心一次享受盡,很貪戀又很捨不得。總怕手中的詩集讀完心就慌了,於是就翻到哪里讀哪里吧,待到某日再讀,還是那麼輕輕一翻,還有驚喜,還有幾首詩未曾讀過啊,那是被有意遺漏下的驚喜,我喜歡討自心歡喜,討自心歡喜更是要用心的呢!記得我曾與寄給我書的一位美女作家說:收到書,竟然捨不得打開。只等時光溫好,陽光溫情,在淺淺的玫瑰花茶前,在一個人靜好時打開來,見:歡喜!歡喜,兩個字是那美女作家寫給我的,我是得了歡喜如意的。至今此書未讀完,因為我要等再得了她新的書籍後才會捨得將此書讀完,我總還是怕心慌的。

  “一朵不安分的紅/就應該,認領一朵久遠的心事”我也只能吝嗇半句詩與這冬至的夜,雖然我也深愛著這溫暖的冬夜,溫暖如春的還有我的心事,我只想與手中的書繼續纏綿,這是一種病,一種幸福快樂的病,願就此纏綿不休。